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被两个男生玩了的贝贝
被两个男生玩了的贝贝

被两个男生玩了的贝贝

晚上过了熄灯时间后,贝贝独自一人来到了校区偏远的足球场。穿过足球场,她来到了学校的旧体育活动室。这个活动室在今年开学后就已经不再使用了,因为在操场的另一边,靠近教学楼的那一边重新造了一个新的。


  活动室的一间亮着微弱的灯光,贝贝朝那一间走去。推开门,里面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儿了。


  「阿菜?」贝贝叫了那个人一声。


  阿菜,应该是个外号吧。贝贝和这个人并不是非常熟,但他是自己一个室友的男朋友,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也经常看到他。


  「哟,贝贝,你来啦。」阿菜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

  「嗯……」贝贝回应了一声,随后环顾了一圈房间。


  由於已经不再使用,房间里原本的一些体育器械都已经被搬走了,只剩下房间正中还摆放着一台老旧的乒乓桌,不过网也是破损的。房间里除了阿菜和自己,并没有其他人。


  「其他人呢?香香呢?」贝贝问。香香就是贝贝的那个室友,也就是阿菜的女朋友。今天也正是受到了她的短信,贝贝才会这么晚跑到这里来。


  「晚间活动」吧。他们以前也曾经玩过,在晚上熄灯时间后,在学校的某个地方,一群男女学生通宵游戏,玩玩扑克或者其他学生之间的小游戏什么的。


  「嗯……这个,她今晚不来。」


  「不来?但是是她发我消息的……」贝贝觉得有些奇怪。


  「不不,消息是我发的。呵呵,香香今天有事要回家。是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她的手机发的——不然你怎么会出来?」阿菜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歪歪的笑。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,贝贝就不喜欢他这种笑容。它让人觉得……不安全。


  「你?!你把我叫出来干什么?」


  「没什么,不过就是大家随便玩玩什么的……」说着,阿菜走近了贝贝,然后竟然十分轻薄的企图用手抚摸贝贝的脸颊,「……就是玩玩……」「呃……你干什么?」看到对方这个举动的贝贝突然很警觉地拍掉了阿菜的手,并往后退了一步。


  「呵呵,没什么,只不过最近我的弟弟总是没什么事干,闲着有些难过,所以……想请你帮帮他。嘿嘿……」一边说着,阿菜竟然一边有自己的手掏着下身。


  「……神……神经病……」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的贝贝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恐慌,随后立马转身,朝门口跑去。


  但是阿菜的动作比她快一步,贝贝刚打开活动室的门,阿菜已从后面追了上来,双手一个抓住贝贝,然后用力将她从门那里拉了进来。随后从后面将贝贝的身体环抱住,并使劲往屋内拖。


  「啊……你干什么,住手!放开我!你快放开我!救命啊!」一个女孩子的力气到底没有男生的大,虽然拚命挣扎,努力不让对方把自己拖进屋内,但是被拖到了屋子中央,并且被压到了乒乓桌上。


  将贝贝压倒之后,阿菜将贝贝的双手按在她的身体两侧,随后,打量着身下的女孩。


  贝贝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女,她的皮肤略略有些黑,脸型也不是鹅蛋脸。但是她黑得很健康,而且头发很有光泽,眼睛也很大很有神,嘴巴小小的,且嘴角微微有些上翘,而且有着南方女孩特有的小巧可爱,总之,也算是非常能够令人喜欢上的类型吧。可能正是这样,让阿菜打上了她的主意吧。


  「嘿嘿,小可爱,我们来乐一乐!」


  说完,阿菜便俯下身子,一口吻上了贝贝的樱唇,用舌头撬开贝齿,直通下去,在贝贝的口腔中大肆翻倒,顷刻间满口留香。


  「呜……呜呜……!」但是在贝贝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,遭到陌生男子侵犯的恐惧正在一点一滴的蔓延,她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,而口中更是感到腥臭不堪。她开始拚命摆动自己的脑袋,想要摆脱对方的强吻。


  好在贝贝在进大学之前一直是练习游泳的,体力和力量都要比一般的女生要大。贝贝拚命挣脱了被禁锢的双手,然后用力把阿菜的脸推开。


  脱离阿菜强吻的贝贝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,随后双手撑住乒乓台,努力把自己往后抬,以脱离压在身上的阿菜。而此时的阿菜已经欲火烧身,难以控制自己。


  他双手环抱住贝贝,并且把脸深深埋进了贝贝的胸脯里。


  由於一直练习游泳,所以贝贝的身材还是很好的,胸部丰满、坚挺,阿菜的脸埋在里面,只感觉到一阵柔软。


  「呃……走开……别这样……」贝贝一手用力撑住自己的身体,不让自己再次被阿菜压在身下,而另一只手则努力把阿菜的头从自己的胸前推开。


  「你这个混蛋……住手!你怎么对得起香香啊……」「切,我才不会管那头大恐龙呢!」


  趁着阿菜因为说话而把脸从自己胸前抬起来,贝贝的手又用力将阿菜的身体推离自己一些。而且这个时候贝贝整个人已经完全坐在了乒乓台上,也正好将双腿腾了出来。


  贝贝用膝盖顶住了阿菜的小腹部,使他无法再贴住自己。虽然阿菜是个男生,力气理应比较大,但是现在贝贝正处在危险境地,本能使得她将自身的潜力全都激发出来了,所以一时间阿菜还真拿她没有办法。当然,贝贝自己也清楚,如果时间耗的一长,自己的体力一定比不过阿菜,到时候就真的糟糕了。


  一想到这里,手脚的力量好像又大了一些,贝贝一把将阿菜从身上推开,随后迅速翻身爬上乒乓桌,想爬到桌子的另一端,靠着桌子将阿菜隔开,然后再伺机逃离这间屋子。


  可是这是阿菜却从后面抓住了贝贝的腿,并且也想爬上了,再次把贝贝压在身下。


  情急之中,贝贝的另一条腿往后用力一蹬,结结实实的踹在了阿菜的脸上。只听阿菜闷哼了一声,吃痛的放开了手。


  贝贝趁这个机会爬到了乒乓台的另一端,与阿菜隔着长长的桌子对峙着。


  由於刚才那一脚只是情急之中胡乱踢出来的,因此力量和位置都不是非常理想,但是仍然可以看到,阿菜的鼻子下面溜了一道红色的液体,应该是刚才被贝贝踢出了鼻血。


  「臭丫头!敢踢我!今天我非把你扒个乾乾净净,然后活活把你操死!」阿菜从乒乓桌的一边追过去,贝贝就从另一边躲过,几个回合下来,阿菜和贝贝中间始终隔着一个乒乓桌。在僵持了一会儿后,阿菜突然从左边冲了过去,贝贝只能从右边躲闪,可是没想到这次阿菜并没有冲过去,而是跳上了乒乓桌,直接直线冲向贝贝。


  贝贝心中一惊,只能往后逃,但是很快她便发现这间房间实在太小了,后退了没几步后背已经贴在了墙上。阿菜一个箭步冲过来,扑向避无可避的贝贝。


  情急之下贝贝想转身闪避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她刚翻了个身,阿菜已经扑到了她的身上,将她死死按在了墙上。


  「啊……你放开我!走开啊!救命啊!来人!救命啊!」「死丫头,你别枉费心机了。这里离宿舍区这么远,鬼才听得到呢!」阿菜一边用身体死死将贝贝的身体顶在墙上,一边用双手抓住了贝贝的外套衣领。


  「小美人,现在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!」说完,便一把将外套往下一拉,轻松的就将贝贝的外套脱了下来。


  外套的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,黑色最能勾勒出身体的曲线线条,贝贝的身材本来就好,在略带紧身的黑色T恤的勾勒下更是引人遐思。


  阿菜从身后看的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,他开始用力撕扯贝贝的T恤。只听「嘶」的一声,贝贝T恤的右肩被撕开,阿菜兴奋得一口吻上了裸露的香肩。


  「呃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放手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啊!」贝贝的心中越来越恐惧,绝望的种子也渐渐爆发,虽然她仍旧拚命抖动身体,企图挣脱。但是她明显感到力气已经越来越小,已经完全不可能和阿菜相抗了。


  这时,得寸进尺的阿菜将贝贝一个翻身,让她和自己面对面,随后双手抓住贝贝的衣领,企图一把将贝贝的T恤撕破。


  但是没想到,贝贝却抓住这个机会,抡起自己的膝盖,一击顶在阿菜的胯间。


  「啊!」男人的软裆遭到攻击,阿菜吃痛得大叫一声,放开了双手。


  贝贝趁机推开阿菜,朝门口跑去。


  就当她刚刚打开房门想冲出去的时候,却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堵「墙」,将她反弹回了房间。


  「陈杰?」


  原来,贝贝撞上了一个人。陈杰,是贝贝另外一个室友糖糖的男朋友,比贝贝他们要高一年级。


  还没来得及等贝贝开口呼救,身后的阿菜已经扑了上来,从背后将贝贝一把抱住。


  「啊,救命啊!陈杰,救我!」


  「呃……贝贝?阿菜?你们在干什么呢?」陈杰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
  「你怎么这么晚才来?」阿菜一面死死抱住贝贝,一面问陈杰,「别说这么多了,快过来帮我!把这死丫头按住!」「阿菜……你……你到底在干什么?」


  「他……他想非礼我……陈杰,救我啊!啊!……」贝贝拚命挣扎想挣脱阿菜,并向陈杰呼救。但是阿菜却又将自己的T恤撕破一块,右肩和胸前大片肌肤裸露在外。


  「阿菜你干什么?!快放开贝贝!」


  「嘿嘿,阿杰,我们是兄弟,有好东西当然一起分享啦!这个小丫头搔得恨!今天晚上我们两哥就把她操了!怎么样?」阿菜说。


  「不!阿杰,别听他的,快救我啊!我可是糖糖最好的朋友啊!」「呵呵,阿杰,你不是说你最讨厌贝贝嘛?说她总是在糖糖那边说你的坏话,说她老是怂恿糖糖做一些你不喜欢她做的事情。这次机会来了,可以让你好好整整这个死丫头!」「你说什么啊?你这个畜牲!阿杰,别听他的……快……救我!救我啊……」陈杰一时呆在那里。他想着刚才阿菜所说的。没错,他确实很讨厌贝贝。糖糖喜欢去网吧、酒吧、KTV之类的地方通宵,还喜欢喝酒。而陈杰不喜欢女生做这些,尤其是自己的女朋友。为了这些事情,他和糖糖吵过很多次。但是贝贝却总是喜欢和糖糖去那些地方,所以陈杰就很自然的认为是贝贝带她去的,是她让糖糖不听自己的。


  一想到这里,陈杰不由得怒从心生。他看着眼前的两人,阿菜死死的抱住贝贝,而贝贝则拚命的挣扎。看着贝贝痛苦的挣扎,纤细的蛮腰剧烈的扭动着,而身上的衣服也残破不堪,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,整副光景曼妙、性感。


  看到这幅场景的陈杰,想到面前性感的美人,想到她惨遭强暴的痛苦,报复的快感在陈杰心中逐渐扩散,他只觉一股气血迅速上涌,下身也瞬间膨胀起来。


  做出决定的陈杰快步走向前。而不知其意图的阿菜和贝贝双双停了下来。


  陈杰走到两人面前,突然一把抓住贝贝,随后用力将贝贝左肩的T恤撕裂。


  「啊!陈杰,你干什么?!」贝贝惊呼。


  「哈哈,小美人,今晚你死定了!」阿菜说,「阿杰,把她抱上乒乓台!」於是两人将贝贝抬上了乒乓台,将她牢牢按在上面。


  如果只有阿菜一个人,贝贝还有可能逃脱,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健壮的男子,贝贝无论如何没有办法同时对付两个人。她被按在桌上,拚命挣扎想要坐起身来,但是却被二人死死按住,绝望的心理开始逐步蔓延。


  「不要啊……求求你们不要啊……住手……」


  阿菜和陈杰二人迅速地将贝贝的T恤撕烂,随后将贝贝的内衣一把扯掉。


  「呃……住手……住手……别……」


  陷入疯狂的陈杰一口含住了贝贝的右乳,另一只手也按住了贝贝的左乳,又捏又掐,而阿菜也解开了贝贝的裤带,并将牛仔裤一点一点脱了下来。


  虽然不是洁白如玉,但是贝贝的双腿却呈现出健康的色泽,而且纤长修美,光滑紧质。


  贝贝拚命扑腾着那双美腿,但是阿菜已经有了防备,让贝贝没有办法在踢到自己的软裆。


  陈杰看到贝贝的裤子已被脱下,也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,然后一把扯掉贝贝的内裤,贝贝的下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。


  陈杰挺起他那根早已膨胀的粗壮阳根,一口气插入了贝贝的阴户。


  「啊!!」下身徒然刺入一根异物的疼痛让贝贝不禁尖叫起来。


  此时贝贝已经彻底无力挣紮了,她泪流满面,只能任由陈杰在她身上肆虐。


  反覆抽插了数百下后,一股滚烫的阳精,猛然射进了贝贝的阴道深处。


  陈杰只觉一股压力顿时泄了下去,他满足的抽出了自己的阳根,带出了一股浓浓的液体和贝贝被破处后所流出的鲜血。


  「怎么样?爽不爽啊,阿杰?」阿菜在一旁问道。此时他早已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精光。


  陈杰没有回答他,只是走到一旁,缓缓穿上了裤子。


  陈杰搞完了之后,阿菜走到贝贝面前,再一次分开了她的双腿,随后刺入了自己的阳物。


  此时的贝贝已经失去了意志,浑身瘫软的躺在乒乓台上,身体无意识的随着阿菜的抽插而前后摆动着。


  不久之后,阿菜也将精液射进了贝贝体内,然后满足的拔了出来,穿好衣服,丢下近乎昏死过去的贝贝,和陈杰两人一起离开了。


  第二天早上,贝贝才清醒过来,她颤抖的穿上自己破败的衣服,走出了活动室。乘着早上学校人少,回到了自己的寝室。


  看到归来的贝贝这副模样,她的室友们果断地报了警,经调查后,将阿菜和陈杰二人捉拿归案,并对其判刑入狱。


  【完】